直击鄱阳湖罕见“汛期反枯”:湖区“瘦身”水生动植物遭破坏
2022-09-21
大江网

9月中旬,鄱阳湖流星山下水域干旱严重,这让已过耄耋之年,在湖边出生长大的村民张火林感到惊讶。“常年四季都是水,冬天的水都能到大腿,从没见过这样干的。”

“高水是湖,低水似河”、“洪水一片,枯水一线”,鄱阳湖是一个过水性、吞吐型、季节性重要湖泊,上承赣、抚、信、饶、修五河,下接长江,河流从此处汇入又流出,一直担当着长江中下游“天然蓄水池”的角色,通常6-10月份是丰水期,枯水期11月份才会到来。

今年鄱阳湖“反季缩水”,继8月6日、8月19日进入枯水期(12米以下)、低枯水期(10米以下)后,9月6日进入极枯水期,较原最早出现年份(2019年11月30日)提前85天,较有记录以来平均出现时间提前115天。由于持续干旱,鄱阳湖正经历一场大考。

永修吴城常湖池龟裂

【现场】

湿地变成干地草场,部分湖泊土地龟裂严重  

自6月下旬以来,受持续高温晴热少雨天气,以及江西五河、长江来水偏少等共同影响,鄱阳湖水位急剧下降,出现“汛期反枯”的罕见现象。截至9月18日8时,鄱阳湖星子水位为7.39米,较多年均值偏低7.76米。

9月15日,记者在庐山市鄱阳湖流星山湖域看到,湖床已经干涸,远处可见一个个水洼四处散落,成片的绿草在湖床上“顽强”生长,而地势更高的区域,植被覆盖已变得稀疏,湖床泥土呈现龟裂状态,泥滩上零星散落着一些死鱼和死螺蚌。

附近居民在流星山湖域拾掇蚌壳

次日,记者在永修县吴城镇的常湖池看到,“干渴”现象更甚,湖底裂痕宽度可以容纳成人手臂。“从没看过整个湖泊有这么干,湖体全部发裂。小鱼小虾、马来眼子草等各类水生动植物已经彻底死亡了,不再适合候鸟栖息。”江西鄱阳湖国家自然保护区吴城保护管理站二级主任科员王小龙感慨地说,工作36年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惨状。据悉,常湖池是鄱阳湖区重要的碟形湖,是候鸟栖息的关键场所,由于坡度很缓无法储水,所以干旱较为明显.

常湖池湖底龟裂宽度可容纳成年人手臂

【影响】

生物多样性面临巨大挑战和危机

数据显示,随着干旱的持续,鄱阳湖区大幅“瘦身”。截至9月18日8时,鄱阳湖区面积是常年同期的1/10(253/2600平方公里),是今年湖区最大面积的1/14(253/3560平方公里),最大湖体的1/24(8.34、208亿立方米。

那么,“汛期反枯”的罕见现象,对鄱阳湖的生态环境影响究竟有多大?

湿地生态学博士兰志春,研究鄱阳湖长达8年,他表示,鄱阳湖的超低水位让湖面急剧萎缩,对依靠水位维持生命的生物产生致命性地毁灭。“在浅水区本来是生长小鱼和螺蚌类,因为干旱就消失了,在冬季本以螺蚌为食的鸟类,以及食植性鸟类,和以鱼类为食的江豚也同样面临着食物短缺问题,今年候鸟保护任务很艰巨。

环湖水稻减产、航道运输能力减弱

与此同时,受持续高温、降水偏少影响,鄱阳湖水位持续下降,环湖地区已出现旱情,城乡居民用水、农业灌溉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为此,开挖饮水渠道、启动抗旱泵站、打机电井等抗旱保人饮安全和秋粮丰收的场景随处可见。

庐山市沙湖山管理处莲花墩闸从杨柳津河进行提灌抽水用于农田灌溉

环鄱阳湖地区是江西的粮食主产区,鄱阳湖水位持续走低,对粮食生产造成威胁。“喷药,天气太热蒸发快,效果不明显;如果水多,虫子会被淹死。”分管农业的永修县三角乡人大副主席朱祖仁告诉记者,干旱不仅让稻田“喝不饱”,而且虫害严重,水稻减产明显。据江西省防汛抗旱指挥部通报,7月15日至9月14日16时统计,干旱灾害已造成江西438.8万人受灾,因旱需生活救助14.5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896.8万亩,直接经济损失56.8亿元人民币。

此外,鄱阳湖水位急剧下降也影响了整个鄱阳湖航运承载量。庐山市蓼南乡新华村沟子口,临近鄱阳湖,这里以前是渔民卖鱼、湖草贩卖集散码头,可以近距离看见鄱阳湖赣江作黄金航道水上运输繁忙景象,而如今此番景象不再。在现场,记者只能远远地看到,零星几条船在主航道行驶。记者了解到,为了避免“搁浅”,航运货物越拉越少,船舶运载能力大打折扣。

鄱阳湖保护区湖滩上搁浅而死的鱼

【应对】

越冬候鸟吃什么?租田备用、储存食物

在兰志春看来,目前鄱阳湖水位是严重不正常的,他指着鄱阳湖流星山湖域讲道,这片区域属于主湖区,同期历史水平应该是比较深的,但目前出现干涸,草提前生长出来,这种情形应该是在年底和来年1月份,生态系统发生巨大变化,到11月份候鸟来临更加干旱,食物更加缺乏。“草滩是食植性鸟类,比如大雁的食物,这些草往年是11月份萌发生长,越冬候鸟只能吃一些嫩芽嫩草,草提前生长已进入成熟期,到冬季会更加老化,鸟类消化不了。”

夏季候鸟吃掉了很多浅水和洲滩上的生物,越冬候鸟吃什么?永修县林业局生态保护股股长熊斌表示,目前永修县商定了初步的办法。“首先是租田备用,其次是购买储备鸟类爱吃的藕、玉米,稻谷等作为补充,此外公安、农业农村、水利、生态环境等部门加强联合执法。”

【建议】

修建工程枢纽作为补充调蓄水位

近几年,极端气候越来越频繁,干枯年份频次持续增加。兰志春表示,鄱阳湖生物多样性维持是通过水位季节性地涨落,这种格局被打破,以此规律维持的生物多样性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危机。

“在极端年份,面对大自然我们无能为力,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工程干预,还会有解决的办法。”兰志春认为,鄱阳湖是生物多样性保护关键区域,以水位为支撑,在极端气候、自然节律被打破的背景下,站在生态、生活、生产的角度,建设一个以生态为目的的枢纽工程,作为生态补水的补充性手段调蓄水位,保障以水为支撑的生态系统显得非常必要。

加强蝶形湖控水保水管理

江西省水利科学院防灾减灾与水工程安全研究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黄志文也持同样的观点,他建议尽早修建鄱阳湖水利杻纽,在不改变鄱阳湖“高水是湖、低水似河”的特征下,满足生态环境和生产生活用水需求。此外,他还建议,目前可以调控一定的水位来维持一些沉水植物的生长,确保越冬候鸟有一定的食物链。

据了解,碟形湖占到鄱阳湖面积的22.25%,它们的作用是把夏天丰水期的水截留下来,以保证秋冬枯水期需要的水量,为水鸟提供食物。

对于鄱阳湖水文对生物资源带来的变化和影响,记者注意到,此前江西省科学院的专家提出,应组织当地居民将洼地周边堆土加高形成矮堤,开挖排水沟、修建排水闸,形成碟形湖,加强碟形湖的控水保水管理,缓解部分干旱带来的不利影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