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芳,追鲨鱼的女孩
2023-01-04
中国环境报

见习记者周亚楠

“当我潜入水下时,仿佛进入到另一个全新的世界。”多年来,职业水下摄影师周芳几乎每天都在潜水,用镜头记录着无边的海底世界。

在水下,她跟着全世界的鲨鱼游走拍摄。

在水下,她记录着水下中国的五彩斑斓。

《阿凡达2:水之道》中,导演卡梅隆将镜头触及1.1万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揭开潘多拉星球的神秘面纱,带来前所未见的海洋物种。

而周芳,则用镜头真实记录、展现着水下世界的深邃与未知。

观影结束,有观众说:“你可以永远相信詹姆斯·卡梅隆。”而在中国,你也可以相信周芳。

生长在湖南,想象大海是无尽的蔚蓝

“我叫周芳,今年43岁,一个整天围着水转的湘妹子。”初识周芳,她这样介绍自己。

成长于湖南一个相对传统的家庭,周芳从小就是众人口中的“学霸”。高中时她梦想当一名战地记者,战火纷飞中记录普通人看不到的场面。

不承想,多年后她放弃了父母期望的警察职业,也没有成为战地记者,却成了一名职业水下摄影师。

“读大学前,根本不知道大海是什么样子。”周芳曾无数次想像着大海的模样,“应该是那种无尽的深蓝。”或许就是对大海的一片空白,才慢慢积蓄了这个“湘妹子”内心对于海洋数不尽的期待和向往。

“海底有很多彩色珊瑚,各种各样的鱼在身边游来游去,人到了水下可以静下心来欣赏大自然的杰作。”2013年,从澳大利亚度假回来,周芳买了套防水相机,决定去世界各个潜水胜地打卡。

“很多人到水下会害怕,容易产生幽闭恐惧症,我反倒很喜欢那种安静的感觉,只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2015年,拥有管理学博士学位的周芳,辞掉百万年薪的投行工作,从此“潜”行天下,开始了她的水下摄影职业和生活。

塞班有一处叫Paupau Beach的海滩,是周芳第一次尝试水下拍摄的地点,“这是我人生全新的开始,我给自己取名为Pau Pau。”

她曾在北极完成极地冰下探索,在墨西哥无人岛生活并记录海底奇观,成为第一位在墨西哥野外记录鲨鱼故事的中国摄影师。

七大洲去过6个,四大洋也全都潜过。但她并未止步,如今依然潜游,探索和记录着水下的传奇。

“我的工作室在水下。”周芳幽默地说,带着些许自豪。“最近几年,我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穿着潜水服,背着十几公斤重的装备在水下拍摄。”海洋成了她第二个“家”,“潜女郎”成了她的身份标签,她也成了国内屈指可数的海洋纪录片女导演。

与鲨为友,从“追逐者”化身“守护者”

“海底最有意思的就是各种动物,拍着拍着,我对鲨鱼入了迷,这也是我想拍水下纪录片的主要原因。”从拍摄第一部纪录片《寻找鲸鲨》开始,周芳已与鲨鱼打了近十年的交道。

提起鲨鱼,多数人都会不由自主地为其贴上残忍、嗜血、恐怖的标签。而在周芳的眼里,鲨鱼是温和的、可爱的。

“第一次遇见鲨鱼是在塞班岛,当1.5米长的礁鲨出现在眼前时,我因为害怕退缩了,后来发现它并没有攻击性。”那时候的周芳并没有料到,自己将来会成为大家口中“追鲨鱼的女孩”。

她拍过全世界最有攻击性的四大鲨鱼——大白鲨、虎鲨、公牛鲨和远洋白鳍鲨,也拍过温柔可爱的锤头鲨、护士鲨、鲸鲨,还有很多不像鲨鱼的牛头鲨、猫鲨、须鲨等大概40多种鲨鱼。

“我就像是披上了科学战甲的女战士,在全世界跟踪拍摄鲨鱼。”周芳笑着说道。

2015年,她策划拍摄的以海洋环保为主题的纪录片《寻找鲸鲨》,获得“湖南省首届原创视听节目大赛”公益类大奖。

随着镜头离鲨鱼越来越近,周芳最初面对鲨鱼的恐惧早已烟消云散。“接触久了,它们像朋友,也像亲人。”在周芳心中,鲨鱼与人类一样,不同的鲨鱼有着不同的性格,这个聪明、富有个性的海洋生物与人类之间能够实现情感连接。

周芳与鲨鱼有过很多次“亲密”接触。“有一次,拍摄时我被鲨鱼撞掉了呼吸头和面镜,我们距离很近,它的嘴就贴在我的头上,但它并没有把我吃掉。那时候,我就知道,它们真的不会无缘无故伤害人类。”周芳说。

在全世界各地追踪拍摄鲨鱼,她希望告诉世界,“人类本就不在鲨鱼的食物链上”。鲨鱼伤人的概率极小,除了两种特殊情况:一是误伤,嗅觉敏感的鲨鱼视觉非常弱;二是自卫,只有人攻击鲨鱼时,它才会反击。潜水员被水母等有毒生物伤害的可能性,远比被鲨鱼伤害的可能性大多了。

与鲨鱼结下不解之缘的周芳尤其关注其数量和生存环境的变化,“近30年,鲨鱼的数量减少了90%,如果鲨鱼的消失影响到海底生态链,人类同样会受到影响。”

鲨鱼让周芳跟海洋之间的牵绊越来越深,为了拍摄鲨鱼,她周而复始地往返于陆地和海洋之间。“对于一个海洋纪录片工作者而言,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影像让更多人了解鲨鱼,喜欢它并保护它。”

周芳说:“从2019年开始,中国南海出现鲸鲨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对于海洋而言,大型生物如同监测生态环境的晴雨表,只有环境变好了,食物变多了,栖息地修复了,它们才会重回这片海域。”

拍摄水下中国,呼吁守护蓝色星球

“Pau Pau,你来自中国,有没有见过中国的水下?”2017年年初,与俄罗斯教练的一场对话改变了周芳镜头的方向。“当时,我正在做冰潜训练,想去北极圈冰潜,去寻找和拍摄在极寒海底生存的大白鲸。”

教练问她:“你知道中国有个抚仙湖吗?你下过抚仙湖吗?我们在那里下潜到水下70米,太美了。”这次对话让“心怀远方”的周芳开始反思,“我去过世界那么多地方潜水,对祖国却知之甚少。”

2017年3月,从北极回国后,周芳邀约水下摄影师、国内首位全能型潜水教练、摄影指导等组成6人团队,花费3年时间,几乎涉足中国的所有水域,拍摄出中国第一部也是世界首部从水下视角展示中国的纪录片——《水下中国》,“我们希望给全世界呈现一个独一无二的中国。”

多年来,她在和潜友云游四海的同时,也从水下摄影师转型为水下纪录片导演,继《寻找鲸鲨》《水下中国》《潜行天下》等纪录片后,如今,《水下中国》第二季正在拍摄中。“这一季我们更专注自然生态环境,会关注一些中国特有的水下物种,如中华白海豚。”周芳说。

水下拍摄危险四伏,让周芳随时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但“拿命创造的选题”成果却令她十分欣慰,黑暗洞穴里拍到的盲虾、秘密花园中的珊瑚产卵、生命绿洲中的众多水下生命……无不让周芳感到惊喜。“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镜头,让大家了解海底生物的独特行为,达到科普与保护的目的。”

多年潜水,周芳在国外邂逅过许多精美的珊瑚礁。“去马尔代夫潜水发现海底珊瑚的白化越来越严重,死珊瑚越来越多。”她也对珊瑚礁保护格外关注。

在第一季《水下中国》纪录片中,有一期秘密花园的主题就是珊瑚礁。“珊瑚所在的独特地理位置构成了与国外截然不同的珊瑚礁生态环境,我希望能将这些和国外大堡礁珊瑚、马尔代夫珊瑚不太一样的中国珊瑚介绍给世界。”

“这个中国女孩儿有股执拗劲儿。”很多人说,她拍出了中国版的《蓝色星球》。

随着拍摄的逐步深入,她成为海洋生态环境最忠实的观察者、记录者和守护者。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第二阶段刚刚结束不久,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刻不容缓。

周芳说:“或许我对海洋的理解不如在海边长大的人深刻。但我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共同爱护海洋,用自己的方式,通过努力,让海洋的未来更美好。”

顶部